— 半树海棠 —

【锤基/接雷三】《并肩》番外 4

还没想好是按什么频率更,大概尽量不间隔三天以上~

#
"哥哥。"

当气势汹汹的雷神带着满身寒气破窗而入的时候,洛基并不惊讶。他笑着打了个招呼,优雅地放下茶杯。

"我回来了。"

所有的担心和气恼都在那短短的一句话中消散。

 
索尔甩掉一身的玻璃渣,盯着眼前的人怎么也挪不开眼。满身的寒气来自于在平流层的高速飞行——他收到消息后想都没想就直接飞了过来,连准备飞机的时间都不愿意等。

洛基弯了弯嘴角,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他抬手摘掉金发上凝结的冰霜,手掌却被一下子攥住。

接着就被拉入一个冰冷却在快速回暖的怀抱。

"唔..."

毛茸茸的大脑袋在他颈间使劲拱着,洛基被蹭得浑身发痒。

"好了好了,我回来了。"

他轻轻地拍着他的兄长,像是哄孩子似的。

#
一旁的斯塔克想骂娘。

我给你开了东边的窗户,为什么你要从西边的玻璃进来!

雷神殿下,麻烦你给我一个解释。

难道你是不小心飞过了然后掉头回来的吗。

 
#
斯塔克以为邪神会被他哥引开注意力,然后他就可以趁火打劫,不是,顺手牵羊,也不是...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最终土豪爸爸还是破费了。

斯塔克在班纳博士出现并且看上些什么让他买单之前把神兄弟给轰了出去。

 
#
事实证明,来自神域的小王子如果从商,那是阿斯加德的福祉,以及全世界的悲剧。

坑了斯塔克以后,洛基陆陆续续晃悠到各个政府的军事研究所,以及类似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美国太空总署之类的机构开始他的坑蒙拐骗。

索尔收到一笔接一笔的进账的时候是迷茫的。

 
#
洛基忽闪着绿眼睛告诉他,这都是正当生意往来。

鬼才会信哦。

金发的雷神把他的弟弟按在床上,毛茸茸的粗壮长腿压住包裹在西装裤里的修长双腿,粗糙的大掌不安分地在那段精瘦的腰腹间流连忘返。

"唔...痒..."

索尔将手掌覆盖在他的小腹,那里的肌肤比起周边明显温暖柔软一些,手感细腻又不缺乏弹性。他闭上眼睛,试图感受腹中胎儿的脉动。

"还早呢..."

可是索尔觉得他能感觉的到,健康的生命在那一小片肌肤下有力地跳动着。

"最近别再出去了,好吗?"

两个多月的时间,洛基又出去了三趟,每趟一周到三周时间不等。有时候他和星云会接一些雇佣兵的活,有时候会直接截杀星际海盗。凭借着精明的头脑和卓越的魔法,邪神没有一次不是赚个盆满钵满。

可也难免受了点轻伤。

上身的衬衫早已被索尔解开扔掉,露出了手臂上和肩头两道粉红色的新生皮肉。

索尔低头亲吻着已经愈合的伤口,嘴唇拂过敏感的肌肤传来阵阵战栗。

"别闹..."

洛基半眯着眼,随口敷衍着在对他上下其手的金发大块头。他刚刚从外面交涉回来,此时懒散地趴在床上不想动弹。

好困啊...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容易就觉得累。

"你听到了没有?" 索尔还在追问什么。
"嗯..."
好舒服,背后暖烘烘的,洛基迷迷糊糊地已经快要睡着了。
...
"洛基?"
...
"洛基!" 许久没有得到答复的索尔忍不住抬高了声音。
"干嘛!"
被吓醒了,小王子有起床气的。
只不过受到惊吓而睁大的眸子里还盛着困意带来的水雾,自以为凶神恶煞的样子在索尔眼里分明是只委屈到极点的小猫。

是很凶很凶的那种。

弟弟眼泪汪汪的样子一向来比任何威胁都有效,索尔刚刚聚起来的气焰咻地一下熄灭了。
"我说,你最近不要再出去了,好吗?"
索尔伸手摸了摸他的后颈,然后手掌稍稍往下一点,力道恰到好处地揉捏着脖颈和肩膀的交界处。
张牙舞爪的邪神很快就被舒服的按摩给伺候得服服帖帖,就差没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了。
"嗯..."
"真的答应了?"
"没..."
索尔很头疼。
"洛基,你这几次出去我也都没有拦你,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他耐着性子跟洛基讲道理。
"我看了埃尔给我的资料,孕期三个月以后你的身体状况会跟之前很不一样。"
"虽然资料上没说清楚会怎么不一样,但是你暂时别出去了行吗?"
"我知道你无聊,你可以去找娜塔莎他们玩,只要别离开地球就行了。"
"你..."
身旁的人传来均匀平缓的呼吸声,已经睡熟了。

#
其实洛基也不大想要再出去了,这几天有些犯懒,还总觉得浑身没什么力气。
只不过他已经答应了星云,下周再出去干一票。谎言之神虽然满肚子假话和忽悠,但那都是战略性的选择性行为,他并不喜欢随便放人鸽子。
说简单了,那就是他一开始打算要遵守的承诺都会遵守,没打算遵守的那就算你倒霉。
而且,他估计干了这一票就能把阿斯加德欠的债都还清了,还能剩点来犒赏自己。

谎言之神不会承认他想给他的哥哥弄一套新的战甲。

所以他还是溜了,就在索尔的眼皮子底下。

#
弟弟又跑了,雷神很焦躁。
索尔开始慎重考虑要不要暂时把洛基给锁起来,但是这个想法没两分钟就被他自己否决了。
他舍不得。

#
搞砸了。
索尔要发火了。

他被凶猛的安卡星战士一拳砸中胸口的时候脑海中不合时宜地想着。

#
从两天前开始明显下降的体力使洛基意识到,那日索尔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从一开始搬不动货物,到后来连星云扔来的石块都没能闪开,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速地虚弱下去。

更别提使用魔法了,腹部的胎儿如同无底的黑洞,几乎是在每个呼吸间都在一丝一缕地抽取他的神力。

最糟糕的是,他疯了一样地想要见到索尔。渴求着独属于雷神的味道,想要那双大手抚摸每一寸肌肤,求而不得的空虚感使他心口一阵阵地发痛。

但他们暂时被困在这个星球,轻举妄动或贸然离开不但会前功尽弃,甚至有生命危险。而且这该死的星球对魔法通讯有着诡异的干扰,他甚至无法联系奇异博士把他们两个搞出去。

洛基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他觉得他应该可以坚持到计划完成。

 
但星云不是这么认为的。

前一天他们俩为了点小事打了一架,这没什么——她常常被小骗子逗得火冒三丈忍不住拳头,可近身搏斗向来稍胜一筹的洛基这回罕见地失手了。

那时候她还以为是故意放水,结果晚上洛基在跋涉了几个小时后突然晕倒,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把她给吓得够呛。

可是她也知道他们必须把计划执行到底,否则两人插翅难飞。

 
这天杀的计划是谁给想的。

她只好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护他周全。

 
#
他靠着岩壁才能勉强站稳。

双腿像是灌了铅,连迈步都成了问题。手指无力地挥动着试图画出法阵,可稀薄的绿色烟雾甚至无法凝聚成型。

浑身的力气被尽数抽走,腰部传来一阵阵的酸痛,晕眩感使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对手。

攻击来袭时,洛基能做的仅仅是蜷起身子,护住腹部不受撞击。

星云挡在他身前,可他们被团团包围在峡谷里。

评论(83)
热度(363)

2018-05-18

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