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树海棠 —

【锤基/接雷三】《并肩》六十三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不定期更新,大概隔日更~

今天我生日诶ʕ→ᴥ←ʔ

前文走这里:目录

#
墓地的另一端,发现所谓的"尸体"不过是洛基的幻术后,索尔瘫坐在地上,茫然地不知所措。

他再一次让他溜走了。

高天尊发现自己再次被那个小骗子给糊弄后,愣了一会儿,却选择拉着收藏者扬长而去。

"下次再见啦,雷神!找到你弟弟要告诉我啊!"

丝毫看不出方才心急火燎的模样。

 
娜塔莎和班纳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索尔。

"索尔,你别太着急了,他既然自己离开,那肯定是没事了。"娜塔莎试着劝他。

"他受伤了,是不是?"索尔突兀地问道。

"是...是的。"旺达仍是心有余悸。

她一五一十地将他们的经历告诉了索尔,金发的神祗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到底是自己离开,还是被高天尊藏起来了?

他是在遇见自己之前离开的,还是之后?

他真的站在地球这边吗?

他为什么要离开?

他...还好吗?

 
#
不知过了多久,被遗弃在暗室中的洛基才费力地睁开眼来。

头依然疼得厉害,他有些恍惚,不知身处何处。

灭霸...

主人...

他额角一抽一抽的痛,意识如同被揉碎了糊进了泥土里再泡入水中,有些片段不断地浮现,有的记忆却如游鱼般抓握不住。

 
不是的。

 
他闭上眼睛,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呼吸。他察觉到手铐已经被解开,自己的神力已不受压制,勉强调动起一丝神力缓缓地滑过自己的灵魂领域。

灭霸会对他进行精神污染,他早有预料。他特地为自己打造了一层精神屏障,并将一丝神识埋藏在灵魂领域的最深处,以作为最后的一道防线。就算灭霸完全打碎了他的精神屏障,只要唤醒那最深处的一丝神识,他依然是他,不会变成只知道听从灭霸的傀儡。

现在看来,情况还不是太糟。

他的精神屏障被刺破了几个小孔,像新鲜的伤口疼得厉害,但他还没有失去自主意识,他还记得...

疼。

他猛地吸了一口气,痛苦地抱住头。

他低估了来自索尔的伤。

那一刀捅得太狠,捅得太准。他自以为他能够就这么相信索尔,忘了他说过的话...

原来自己没那么坚强啊。

他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手指无意识地按压着头部,试图减轻疼痛。

理智使他选择缝起伤口逼迫它长拢,所以他在地球时能与索尔和好,与他谈笑风声。潜意识的恐惧却如同感染的病毒,迟迟不让伤口愈合,在这黑暗中再次裂开。

洛基强迫自己把负面情绪压下,控制住自己的思想。他还有事要做,只要把斯特兰奇和时间宝石给弄出来,最好顺带把那个什么冬日战士给捎上,他就可以回到索尔身边,这些令人绝望的念头大概也会烟消云散。

虽然他不乐意承认,但他的兄长总有能让他安心的魔力。只希望在那之前,他还没彻彻底底地被分裂的精神给逼疯。

他也意识到高天尊喂给他的那片叶子并非凡品。他的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被怪物咬出的伤口也都愈合了。现在灭霸以为他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只需要装得顺从,潜入内部即可。

 
#
斯塔克,史蒂夫,克林顿和幻视此时已经集结在一起。
他们当时分别逃出了烟雾,后来陆陆续续地找到了彼此,一路上仔细地探索着这处墓地,却并没有多少收获。

他们不知道这座墓地到底是如何规划的,也许外围就是一个巨大迷宫,要穿过迷宫才是真正的墓室。

借力于斯塔克随身携带的微型机器人,他们得以扫描了很大一片区域。此时此刻,他们除了尽可能地了解这座墓地的路线,寻找可以作为据点的地方,并没有别的办法。

不妙的是,在这墓道中探索的不止有他们,而对方明显比他们更为了解这里。

倘若说暗夜比邻星如一柄长矛,锋利而强势,那亡刃将军恐怕是那饮血的重剑,野蛮而狂妄,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寸草不生。

黑色的斗篷笼罩了他魁梧高大的身形,只露出半张骷髅般的脸。乌黑的金属的铠甲覆盖了他的身体,足足两米多长的绝世之刃此时直直地指着复仇者们。

他眯起眼睛,像是在打量牲畜的肥瘦。

"心灵宝石。"

他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声音带着嘶嘶的声响。

"你们的运气很好。"

"我可不这么觉得。"斯塔克按下按钮,钢铁侠的盔甲瞬间舒展开来将他护在其中。"我们几个的运气可是糟透了。"

"伙计,你有什么计划?" 克林顿拉满了弓弦,牢牢地盯着敌人的左眼,蓄势待发。

"打一下,打不过就跑。"斯塔克快速地读过贾维斯对眼前的外星战士的分析,简直想要吐血。

这家伙开挂了吧?

班纳和索尔都不在这里,这一仗胜负还真不好说。

事实证明,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坏。

"我们被包围了。"美国队长紧紧地握着盾牌,三人站成防御性的三角队形,将幻视护在中间。红色皮肤的智能人也没闲着,额前的心灵宝石蓄势待发。

 
#
果然不出他所料,自以为洛基已经被精神污染控制得彻底的灭霸对他大为放心。洛基交出了空间宝石后,灭霸对他的警戒心降到了最低,并派他与星云一起出去抓捕分散的复仇者们。

他一路上颇为沉默,以避免不慎露出马脚。

星云边走边暗中观察着洛基,心里百味杂陈。

这个不知道该称为约顿人还是阿斯加德人的青年竟然在背叛灭霸后没有受到非人的虐待,如此快地就再次被灭霸接受。

她回想起那时自己走投无路,被抓回灭霸身边...

她所知道的词汇远远不足以描述那种痛苦。

奇塔瑞人的传说中有一种猛禽,生活在行星的地壳深处。据说远古时期的罪人都被扔进它们的巢穴,任由那些畜生分食。地壳深处的温度足以将他们缓缓烤熟,那些猛禽就专门挑食烧得半熟的肉吃,吃完了一条腿便将骨头叼起,扔进岩浆汇聚的河流...

那猛禽吃人还有一点特别。

直到心脏被吞下之前,被吃的人能感受到每一寸肌肤骨骼的痛。即使离开了身体,那些肢体的痛依旧分毫不差地转到尚未安息的灵魂。

恐怕那样也比不上她在灭霸手下遭的惩罚吧。

凭什么这个家伙就能躲过那一切?就凭那巧舌如簧的银舌头?

黑发的青年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偏过头来竟是微微一笑。

莫非是凭他这副过分精致的皮囊?

她怨恨,她嫉妒,她恨不得把他的舌头割掉,把那抹笑容给划烂。

 
"我有个建议。"

他突然开口了,星云被吓了一跳。

"我们来谈个合作。"

 
#
"你仔细听前面的声音。"

星云狐疑地看着洛基,却也选择侧耳倾听。远处隐隐传来打斗的声音,听起来人数还不少。

"若我没感应错的话,是亡刃将军和那群人类。"

"你想怎么样?"

"心灵宝石在那里。"

"说重点。"

"你引开亡刃,我去抢心灵宝石,功劳咱们对半分。"

他的声线低沉好听,不似灭霸那般带着死亡的气息也不似她身边的战士们那般粗鲁,星云有一瞬间竟然分了神。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难道不会拿着心灵宝石就跑了?"
"我已经与他们反目成仇了。"

"凭什么是你去抢心灵宝石?"

"因为你办不到。"

星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却又无话可说。的确,她无法触碰无限宝石,灭霸也没有给她任何可以隔离无限宝石的容器。

诡计之神悄悄摆弄着手中的牌,挑挑拣拣地掂出一张摆在对手面前。

"若是亡刃拿到了宝石,你说他会不会转头就把我们都杀了?"

"...你若骗我,我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洛基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们这样的人,又谈何葬身之地呢?"

评论(111)
热度(344)

2018-02-17

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