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树海棠 —

【锤基/接雷三】《并肩》四十四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不定期更新,大概隔日更~

前文走这里:目录

#
在他的生命的头两百年,洛基无时无刻不在追着他的哥哥,或是想方设法为他做些什么。孩子的心思如此简单,他喜欢索尔,只要索尔开心,他就开心。

后来,他渐渐意识到索尔更喜欢别的玩伴,而他对他们的打打闹闹也愈来愈没有兴趣。他厌倦了毫无止境地追逐索尔,厌倦了强迫自己去融入他们的圈子,厌倦了别人的白眼与不冷不热的态度。于是他独处的时间愈来愈多,有时沉溺在魔法与书籍的海洋,有时则远远地看着索尔和那些武士们。

他有时候还是会试图追随他的脚步,享受着每一刻与索尔相处的时间,对他的哥哥有求必应。只不过他的恶作剧天赋渐渐浮出水面,时不时会惹怒别人,甚至会惹怒索尔。

他开始给他捣乱,搞一些破坏,害得他的哥哥给他收拾烂摊子。也许是青春期的少年渴望关注,也许是邪神的本能在蠢蠢欲动,他的恶作剧愈来愈过火。

他也渐渐察觉了奥丁对待他们俩的差别,却总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于是他一直跟索尔比,大到打赢了多少场仗,小到谁抓来的猎物较多,都要攀比。

他太害怕被哥哥丢下。

索尔在荒凉的草原中跋涉,身边不断地闪过洛基零星的回忆碎片。他感觉鼻头有点酸,特别想要把那个小骗子给抓过来好好揉捏一番。

为什么,为什么都不告诉他?

他的孤单,他的骄傲,他的依赖,还有他的信任,都在这里为他展开。

索尔不知道的是,这还不是洛基最深处的内心。

他走着走着,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他扒开草丛一看,发现了一道通往地下的阶梯。

当他踏入那个地下城堡的时候,他才算是真正接触到了洛基最恐惧的梦魇,最阴暗的回忆,最深最痛的伤口。他最近百年的意识,几乎都在这里了。

"我是个怪物,对吧。"

他看见洛基在玻璃窗前,浑身的皮肤呈现着妖冶的蓝,异族的花纹爬满那精致的脸颊和颈项。那双猩红的眼睛里盛满了泪,令人惊心动魄的美。

"就是索尔想要消灭的...那种怪物。"

"我早该死了。"

他惨然一笑,索尔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

不是的,他无论是什么人,他始终都是他的弟弟,始终都是阿斯加德的一份子。

索尔快速地沿着走廊往前走,发现这个地方像极了阿斯加德的地牢。

洛基把自己最阴暗的一面囚禁于此,那些连他自己都憎恨唾弃的碎片被他深深埋藏,只许它们伤害他一人。

他看到洛基将醉酒后的自己背回了寝宫,坐在床边描摹着他的眉眼。

"哥哥..."他的声音犹如梦呓。"我永远比不上你的,对不对?我生来卑贱,只配被命运支配。"

小王子轻轻地在哥哥额上留下一吻后离去,在宫殿外的花园里的老树下缩成一团,淋了一夜的雨。

索尔忍不住上前想要安慰他,却砰地一声被玻璃挡了回来。那不是真的玻璃,而是一道透明的屏障,是洛基在自己内心建起的屏障。

他只得继续沿着走廊走,愈往前愈往地底去。埃尔猜对了,洛基在自己的灵魂领域建了一座迷宫,能困住任何入侵者,也困住了他自己。索尔冥冥中知道,真正的,当下的洛基就在迷宫的最深处,而他需要尽快找到他。

他看到了被关在阿斯加德监狱时的洛基,衣衫褴褛,脚底和手心满是玻璃割出的血口。他呆呆地盯着破碎的桌椅,眼神黯淡无光,仿佛灵魂都被抽走。

那时他来找洛基的时候,对他又何等残忍?他逼迫他拾起破碎的自己,一路上连一句像样的安慰都没有。后来,他也没来得及感谢他的帮助,他就死在了他面前。

索尔的脚步猛然顿住,他看到了洛基被暗精灵“杀死”的画面。

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在他离去后睁开了眼睛,但面上的痛苦神情不减半分。他看到他挣扎着起身,却因体力不支而跌回地面,俊美的脸庞痛得扭曲。他看到他默念着古老的咒语,启用了禁忌的法术才勉强封印了伤口。他依然没有力气回阿斯加德,身边又空无一人,只得缩成小小的一团躲在石头后面待伤口愈合。

他感觉到了一种奇怪的情绪,针对简。那不是厌恶,而是...

嫉妒。

心中某个存在已久却不敢触碰的猜测浮上水面,索尔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他快速地往前走,试图不让自己去细想他刚才感受到的情绪。

奥丁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索尔有一瞬间的迷茫。他很快就发现,这是洛基将奥丁打落凡间的时候,但两人的对战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父亲很明显在放水,或者说已经不是在放水,而是堂而皇之地将计就计。

所以,父亲是自愿离开阿斯加德的吗?

他转过几个弯,在岔路口凭着直觉选择方向。

陌生,荒芜的星球上,墨绿色的身形独身穿梭着。那些影像明灭不定,他的执着和义无反顾却清晰无比。

索尔自觉丢了一只眼睛没什么大不了的,却没想到洛基如此在意。

他再次顿住脚步,而这次他看到的画面使他愤怒地低吼出声,喉咙里滚动的音节如同受伤的野兽。

他看到了洛基被半兽人折磨,又几近侵犯的画面。索尔从来没有如此愤怒过,他一瞬间忘记了思考,猛地冲上前去想要亲手撕碎那丑陋的野蛮人,却被透明的屏障弹了回来。

该死的!

他发出一声咆哮,一拳狠狠砸向那道屏障,嗜血的双眸已经将那试图玷污神祇的野兽给千刀万剐。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磕了碰了他都要心疼半天,岂能容这等低等生物染指?

他的怒气几乎吞噬了理智,直到痛觉占据了脑海。

他在疼,他被砸疼了。

索尔像是被冻结了一般定在原地,过了好久才缓缓地抬起手,颤抖着抚摸着那层屏障。

"对不起..."

索尔不敢再乱来,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残忍的画面,强迫自己继续往下走。

至少,他最后逃开了。

他重伤之余依旧能够逃出异族人的魔爪,而好好地呆在阿斯加德却遭到他最信任的人侵犯。





评论(103)
热度(413)

2018-01-18

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