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树海棠 —

【锤基/接雷三】《并肩》四十三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大家早上好~
不定期更新,大概隔日或隔两日更~

前文走这里:目录

#
埃尔划开洛基的手指,滴了些血到烁魂香的瓶子里。
"够了,够了。"索尔忙不迭地喊停,生怕洛基会痛。
埃尔不解地看着他。"这瓶子要装满才行,这才几滴血?"

"不是用两个人的血装满吗?他的够了,剩下的我来。"

"你以为意思意思就行了吗?"埃尔好气又好笑。"他的血不够,到时候你进不去怎么办?或者半途被迫离开怎么办?"

索尔无法反驳,但让他看着此时的洛基流血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他的弟弟那么虚弱,之前又是流了那么多血,仿佛所有的血液都流干了,现在还要放血,即使是一点点他都不忍心。

好在瓶子不大,很快就装满了,在索尔的坚持下他的血液占了大半。

新鲜的血液被加热,和瓶子里原有的蜡融在一起再凝固,烛芯从瓶口探了出来,像小小的嫩芽。索尔躺在洛基旁边,与他十指相扣。烁魂香被点着,放在两人的枕头之间。

"瓶中之物燃尽之前你就得回来,请务必抓紧时间。"

一缕淡紫色的烟雾飘了起来,埃尔念动咒语,那烟雾将床上的两人笼罩了进去。

#
索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漫无边际的草原中。不似柔美的青青牧场上短小的青草,这里的草深及腰间,远远看过去像是滚动的波浪。整个草原呈枯黄色,只有零星几棵树立在远方,也没有多少绿叶。

仿佛深秋时节,这片萧瑟的草原刮着凛冽的寒风,毫无生机,但那一望无际的荒凉草海也彰显着那人骨子里的不羁和野性,丝毫不显得寒酸。

光线非常暗,所有的景色都蒙上一层灰,几乎看不清颜色。索尔朝天空看去,只看到灰蒙蒙的一片,没有太阳的踪迹。他不知道的是,这片草原也曾绽放开无数的鲜花,有着蓝天和白云,有着高照的艳阳。

他也不会知道,仅仅两天之前,这片天地间的太阳死去了,只剩这少许余光尚未消散。

索尔费力地在高草间前行,四下张望着。他被寒风吹得竟然起了鸡皮疙瘩——这风太冷了,冷到他骨子里去。

"洛基?"他先是轻轻地唤,却只听到草叶摩擦的沙沙声。

"洛基,洛基?"他提高了声量,却不敢大吼。

"你在哪里?"

"我来找你了!"

"洛基,快出来。"

"弟弟,别躲着了,出来吧。"

"洛基..."

他一面漫无目的地走着,一面呼唤着他的兄弟。

突然,有什么小小的东西从他腿边擦过,跌落在地上。他低头一看,竟是看到了幼年的洛基。

"洛基!"

他又惊又喜,赶紧蹲下身来,想把跌倒的孩子抱起来。

"哥哥,哥哥!"

幼小的洛基奶声奶气地喊着,身体穿过了索尔的手掌,爬起来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索尔往那边一看,就看到一道小小的红色身影正在跑远。

洛基太小了,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他整个人都被埋没在草海中,几乎迈不开步子,却依然奋力朝着小索尔离去的方向追赶。

索尔看到不远处的自己,看起来已经有八九岁,最是能疯能闹的年纪,撒了欢儿到处跑,哪里顾得上弟弟?

他倒是意外地看到小索尔转过身来等他的弟弟,小洛基扑腾了半天一下子扑到哥哥怀里,惊喜地抬起头,欢呼起来。小索尔牵着他的手,拉着他一起往前跑,两个小小的身影转眼就不见了。

索尔心里突然被快乐占满,他意识到这是洛基的记忆,而他感受到的是洛基的情绪。

那么纯粹的喜悦。

索尔情不自禁地朝着两个孩子消失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这次他们年纪大了一些,却是扭打在一起。

"这是我的!"小索尔气呼呼地喊。

"明明是我的!"小洛基哭着,踮起脚想要抢回哥哥手里的小弹弓。

"你没有!你又不会用!"

"是母亲给我的!"

"明明是你偷了我的!"

"不是的!"

小索尔生气地一推,把还不到他肩膀高的弟弟一把推倒在地上,转头就跑开了,留下瘦小的孩子在原地抽泣。

索尔赶紧上前去想要把他扶起来,孩子却在他触碰到的时候消散了。

他茫然地起身,周围空空荡荡。他感受到了悲伤,那不是因为被抢了玩具的悲伤,而是因为哥哥推了他,还把他一个人丢下。

他记起来了,那一次奥丁给了他一把弹弓,他喜欢得不得了。没多久他的弹弓不见了,却发现洛基拿在手里玩,于是就上演了这样的一幕。

他好几天后才知道,是范达尔偷偷拿了他的弹弓去玩,不小心弄断了。他抢来的那一把,是费丽嘉后来给洛基的。洛基为了这件事好几天没跟他说话,直到后来他亲手做了一把弹弓送给他两人才和好。

他接着走,不时会看见两人的身影,但却一直看不大清楚,大多数都转瞬就消散了。他们有时候相伴而行,有时候争执打闹。有时候是他误会了洛基,也有时候是洛基错怪了他。

他在一棵枯树下再次 看见了两人清晰的身影。此时索尔兴许已经一百岁了,看起来却是人类少年十三四岁的模样,而洛基看起来稍微小一些。按理说此时两人的年龄差距已经不大明显,但洛基生得清秀,身形又不如兄长魁梧,站在一起总显的小上几岁。

他看见小洛基在身后藏着东西,眉眼弯弯地让哥哥猜那是什么。那是一柄锤子,他突然想起来了,在他获得妙尔尼尔之前,他一直使用的是这一把洛基送给他的锤子。那是年少的洛基花了大力气才采来最坚硬的黑曜石,好说歹说才哄骗地精族的巧匠打造而成的,在他一百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

而直到此刻,洛基的记忆占据了他的脑海,他才真正了解到所谓的花了大力气指的是好几次差点从万丈悬崖上跌下,哄骗地精指的是为他们干了一个月的粗活。

他现在的角度可以看到小洛基背在身后的手,那白净的手心覆满了伤痕,虚虚地握着。锤子已经给了小索尔,他兴奋地挥舞着,草地上卷起强劲的风,雷电之力透过锤子滋滋作响。小王子站在一旁看着哥哥耍帅,清澈的绿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少年时,王储们十八般武器都得学习,以便于找到最趁手的武器。索尔本以为自己该使用威风凛凛的重剑,然而洛基看得比他透彻,甚至比教导他们习武的老武将还要了解索尔的长处和缺陷,因此为他打造了这一柄重锤。是因为这锤子如此地适合他,奥丁后来才把妙尔尼尔打制成了锤子的形态。

他还记的奥丁赐予他妙尔尼尔的时候,洛基闷闷不乐了好久。他本以为洛基是觉得奥丁偏心,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他的弟弟只是因为哥哥不再需要自己送的礼物而沮丧。

然而他给过洛基什么呢?往往是什么战利品,如果他记的的话。两三百岁之后他们就不大过生日了,即使之前也不会像人类那般每年都过。洛基满百岁的时候,还是费丽嘉提醒他,他才傻乎乎地问洛基想要什么。

那时洛基说,陪我去打猎吧,就我们两个。后来索尔捕到一头魔狼,洛基向他索要魔狼的獠牙,他便给他了,算作生日礼物。

回想起来,索尔发现虽然大多数时候洛基提出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但他从未主动送给洛基什么东西,或是主动为他做什么。随着年龄渐长,他也愈来愈少向他索求什么了。

数百年来,他的弟弟始终跟在他身后,有时候会喊住他,而更多的时候只是闷着头跟随。而他却总忘记转头查看他是否还在,也未曾开口问候他是否还好。

#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1. 谁记得之前提到过这把神奇的弹弓?

评论(102)
热度(405)

2018-01-16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