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树海棠 —

【锤基/接雷三】《并肩》二十六

人物属于漫威,OOC属于我。


你们够了,基妹带大锤吃个小笼包你们能聊到东北麻辣烫也是很厉害了,搞得我都想写美食博主了。

然而他们还能在外头浪多久呢?【微笑


前文走这里:目录


#

雷神哀号一声把刚入口的美味给吐了出来。滚烫的汤汁在嘴里炸开,烫得他张着嘴毫无形象地猛吸气。

"哈哈哈哈哈哈..."洛基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滚下去,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索尔,你是白痴吗,哈哈哈哈哈哈..."

索尔吐着舌头,不住地用手扇动着,另一只手抓过桌上的水就往喉咙里灌去。他瞪了一眼笑得前仰后合的洛基,伸脚就往他的椅子踹了过去。

"你故意的是不是!"

洛基的椅子一滑,砰的一下摔到地上,却还是止不住地大笑。"哎哟,索尔,你没听见刚才那个服务员说这玩意很烫,让我们慢慢吃吗?

"没听见..."索尔一脸的幽怨。"你给我示范一下怎么吃?"

洛基从地上爬了起来,坐直了身子,舀起一个小笼包送到嘴边。他轻轻地吹了吹,然后小心地咬开一个小口,试探着吸吮了一下里面的汤汁。他吸吮了一口之后,似乎也被稍微烫到了,皱起眉如猫儿般缩了缩,粉色的舌尖转瞬即逝。

索尔的心跳漏了一拍。

那一脸专注又好奇的模样和微微嘟起的唇,杀伤力简直太大了。他不由自主地随着洛基的动作也微微地嘟起唇,无意识地离他越来越近。

洛基好不容易吸完小笼包里的汤汁,眼角的余光瞄到了索尔的样子,老脸一红。

继上次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之后,洛基心里觉得索尔大概对自己也有那么点意思,但是他依然不敢确定,更不敢戳破了这层窗户纸。

要是他还是当年仙宫那个年少骄傲的小王子,恐怕早就勒着索尔的领子逼问他喜不喜欢自己了。

可是,千年的光阴流转,他们之间经历了太多悲欢离合,太多的背叛与痛苦。他心里认为若告白不成,那索尔必将厌恶他一辈子,而他再也无法坦坦荡荡地呆在索尔身边。他经历了如此多的生离死别,失去至亲的痛他再也无法承受,与深爱之人再不相见对洛基来说比死还要残忍千百倍。

莫要说小王子向来心思敏捷,不该看不透索尔的心思,更不该如此畏首畏尾,只能道这情字自古是最为磨人,最为难解。面对生死,他可以豁出去豪赌一番,可面对索尔,他赌不起。

他轻咳一声,干脆将吸完了汤汁的小笼包连勺子一起塞进索尔嘴里。

"唔唔..."索尔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但细细一嚼,就觉得那小笼包肉香四溢,好吃得很。

"好好吃!"索尔一想到是洛基喂给他吃的,更是眉开眼笑。"洛基,你再给我弄一个不烫的吧。"

"哈?"洛基一瞪眼。"你吃肉我喝汤,有你这样的哥哥吗?"

索尔可怜兮兮地看了洛基一眼,洛基丝毫不为所动,他只好自己动手吹小笼包了。

两人很快就消灭了一大桌的小笼包以及各色点心,索尔的电话响起的时候洛基正在消灭最后一个紫薯团子,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喂,斯塔克?"

"索尔,我需要你现在到我这边来一下。"比起方才的焦躁,此时斯塔克的声音冷静得有些不正常。

"啊?现在?"

"对,现在,直升机已经在路上了。"

"可是..."索尔拉开手机,转头问洛基。"我们现在在哪儿啊?"

洛基叼着团子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记下了地球的坐标系统,按照爱丽丝给的坐标传送过来的,对地球上的国家和城市分布并不了解。

斯塔克在那一头却听到了索尔的话。

"你们不在阿斯加德?让我看看..."他快速地点击了几下,调出对洛基的监控。"老天,你们跑到中国上海去干什么?"

"吃小笼包..."索尔心虚地回答,一边瞪着身旁笑得像只小狐狸的洛基。

"你知不知道那有多远啊?直升机也要飞将近二十个小时,你自己坐锤子飞过来算了!"

"我没有锤子了...我让洛基把我传送过来吧。"索尔看着洛基,后者头也不抬地忙着对付一碗甜豆花。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在神盾局等你。对了,黑洞的位置你问了他没有?"

"还没,我现在问..."索尔戳了戳埋头大吃的小狐狸。"我们上次那个黑洞在哪里?"

"唔..."小狐狸叼着勺子,绿眼睛滴溜溜地转。"按照地球的叫法,在古柏带附近,具体我也不记得了。"

"你听到了?"索尔问斯塔克。

电话那边一片寂静。过了十几秒钟,斯塔克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听到了,你过来吧。"

索尔应了一声,正当他要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又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一声叹息。

"但愿他没说谎。"

索尔想要再追问的时候已经挂断了。

他转头看向洛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打断了。

"不要。"小王子一口回绝。"那群蝼蚁对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你要不要面子?"

"他们是我的朋友,战友,也是帮助我们在地球上安顿下来的人。"索尔耐心地解释。"我理应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们。"

邪神却对此不屑一顾。"关我什么事?"

"你现在也在地球上生活,地球的安危你也有责任。"

"哈?"洛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我也有责任?要我来为地球人类的安危负责,我干脆把他们都杀了,那不就没有危险了?"

"洛基!"索尔有些恼了。"你怎么能这么说?地球接受了我们,人类是我们的朋友。"

"朋友?接受?"洛基猛地站起身来,咄咄逼人地反问。"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只看到他们时时刻刻监视着我,时时刻刻都在怀疑我!"

"那是因为..."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还让你套我的话,是不是?"

"这个..."

"你就知道为他们开脱!"洛基越说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该死的,明明他只想要逗逗索尔,没想到索尔这么容易就激怒了他。

"他们是你的战友,朋友,那我算什么?"

"你是我的兄弟啊。"索尔完全不明白洛基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他只当是洛基讨厌神盾局,讨厌复仇者们。

"只是兄弟而已吗?"洛基向前踏了一步,两人几乎鼻尖碰着鼻尖。"我是你父亲捡来的弃婴,仅此而已吗?"

尖酸刻薄的话语从唇齿间射出,如满天银针撒下,将深爱之人伤得体无完肤。索尔的表情带着不可置信的失望,受伤又愤怒。

话出口的那一瞬间洛基就后悔了,他咽了咽口水,伸手抓住索尔的手臂。

"算了..." 他疲倦地闭上眼睛,催动空间宝石将索尔送到神盾局,在索尔反应过来之前再次将自己转移回到了阿斯加德。



评论(45)
热度(314)

2017-12-29

314